通知公告

信息系统

法大校历

  • 2019/09/16 星期一

厚德明法,格物致公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是一所以法学为特色和优势、兼有文学、史学、哲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多学科门类的研究生院。

研院地处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中心区,北临久负盛名的“燕京八大景”之一——“蓟门烟树”,东沿元大都土城遗址公园小月河、野松林。水波荡漾,松涛起伏,底蕴深厚,人文荟萃。

2019/09/16 星期一 中国政法大学

首届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代表焦洪昌教授在研究生教育工作会议上的发言

2019-01-02 18:16

编者按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教育工作会议于2018年12月20日举行。会上宣读了《关于公布中国政法大学首届 “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评选结果的决定 》,对优秀导师代表进行了表彰。在优秀导师经验交流环节,首届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代表、法学院院长焦洪昌教授做了精彩的发言。经焦洪昌教授本人同意,现将其发言全文予以公布,以飨广大师生。



凡是过去 皆为序章


焦洪昌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尊敬的各位前辈,各位同仁,大伙久违了。今天能站在这里发言,心情很不平静。扪心自问,洪昌有何德何能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来分享心得呢?窃以为,我是法大复办后招收的第一届本科生,40年来一直在这个让人牵挂的校园里学习和教书。我是法大型塑的一件作品,更是护卫法大的园丁。我熟悉这里的老师和同学,更知道这里发生的故事。前天,在庆祝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上,我虽然没能入选国家“改革先锋”百人表彰名单,但毫无怨言,因为我发现,我们敬爱的江平老师、陈光中老师、张晋藩老师等也不在其中。说句实在话,我更看重“受学生欢迎的导师”这个称号。因为它凝聚着老师们教书育人的心血,也承载着法大学子们每张选票的心声。

   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导师要带好学生,先得知道学生想什么?还是让我从一组数据说起吧。12月初,法学院研工办对在读的博士生、硕士生和法学实验班的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共收回有效问卷441份,其中博士生47份,硕士生188份,法学实验班206份。在问及学生选择和认同导师的因素上,排在第一位的是导师是否花更多时间关心和指导学生。排在第二位的是导师的人格魅力。排在第三位的是导师的学术声望。排在第四位的是导师掌握的资源。在问及如何增进导师和学生的关系上,排在第一位的是导师是否带领学生做课题,排在第二位的是导师是否组织学生举办读书会,排在第三位的是导师是否带学生出游、运动或聚餐。排在第四位的是导师是否与学生进行网络沟通。

   那如何看待学生们的反应呢,我以为这基本上是学生们真实意思的表示。作为新时代的受教育者,他们最知道自己的诉求。不过导师们也不必太在意这些数据,因为所有的民意测验只是决策的参考。卓越法律人才的培养最终取决于市场的需求。

   法学院今年举办40年院庆期间,我们对40个用人单位的优秀校友进行了访谈,受访者结合自己在校学习经历和实际工作经验,谈了对法大师弟师妹们的期望,就素质和能力要求而言,排在第一位的是文字表达能力,排在第二位的是逻辑思维能力,排在第三位的是人际交往能力,排在第四位的是专业知识能力。

   了解了学生想什么和市场要什么以后,剩下的就是导师因材施教了。电影地道战里有句经典台词,叫各庄有各庄的高招儿。愚以为,师傅带徒弟依然是研究生培养的传统形式。人生随缘,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这背后一定有命运的安排。所以我非常看重弟子的入门仪式,哪怕只有一个学生,也要让他/她在庄严和神圣中有种仪式感。焦门弟子的入门仪式通常由我和夫人一起出席,新同学坐在主桌,当众介绍自己以及今后的人生打算等,有点像宪法宣誓。把内心的想法外化为可感知的语言,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形成自我约束。同学们说,老师教的知识大都忘记了,但入门时的情景和老师的评说却记忆犹新。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谈到中国教育时说过一句大实话,领导干部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哪里,也把民众的孩子送到哪里,一定不会错。我虽然不是领导干部,但是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培养,肯定错不了。师徒如父子,导师对学生的每一个好,弟子们心里都有数。当然弟子是千差万别的,有家庭条件好的,也有经济条件差的。为了维护每个弟子的尊严,我们成立了焦门基金,我和毕业的弟子们先捐赠,然后不断扩大,由在读的学生进行管理,以能够应对焦门的公共活动为限度,大家共享团结友爱所带来的喜乐。

   听说读写是学习语言的四门功课,吾以为对研究生培养也大体是适用的,不过有一个排序的问题。我的经验是,要用说和写倒逼着学生读和听。无论是课堂讨论、课题论证、学术研讨还是国际交流,学生的发言最能体现他的知识、见识和胆识。所以学生发言后,一定要在适当时机进行点评,告诉他们的利弊得失,倒逼着他们进行阅读和思考。另外,对刚入门的学生,一定要带着他发一篇文章,从选题、大纲、创新观点、逻辑结构、文献使用、文字表达等环节进行具体指导,让他反复修改,直至达到发表的水平。这些个训练,能使学生在操作中明了短板,在实践中增强自信,在细节中感受学术的尊严和力量。

   学生培养是个系统工程,不是某一个导师所能完成的,不过导师是每个学生培养的第一责任人。在大学的校训中,我最喜欢耶鲁大学的“光明与真理”。光明是一种心理状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音乐、电影、相声,特别是旅游和运动,最能养成学生光明和快乐的人格,有趣和智慧的性格,健康和好动的体格。同时,诗词、历史、哲学,特别是政治和法律,又能使同学们思想更自由,精神更独立,信仰更坚定。其实导师真正影响学生的,恰恰是他的思想和品格。我们向宪法宣誓说,忠于宪法,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说来容易,真做起来,对每个人都是很难的。

   凡是过往,皆属序章。同学们的认可是我前行的动力,这一点我是念念不忘的。面对学校培养世界一流法治人才的艰巨任务,导师们该如何作为呢?让我用胡适之先生的话和大家共勉吧:哪怕它真理无穷,得一分有一分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