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院动态

信息系统

法大校历

  • 2019/04/21 星期日

厚德明法,格物致公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是一所以法学为特色和优势、兼有文学、史学、哲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多学科门类的研究生院。

研院地处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中心区,北临久负盛名的“燕京八大景”之一——“蓟门烟树”,东沿元大都土城遗址公园小月河、野松林。水波荡漾,松涛起伏,底蕴深厚,人文荟萃。

2019/04/21 星期日 中国政法大学

做有思想的实践者、有见识的担当者——陆小华老师在中国政法大学
2014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发言

2014-09-26 06:56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早上好。

今天是新一届研究生开学典礼。面对一双双青春洋溢的眼睛,无论是就天时还是就你们的人生,此刻,就值得再说上一句“早上好”。无论你们是免试、只考一次、还是连年奋战于走向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的考场,今天,你们都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可喜可贺。

我想,我能体会你们此刻的心情。31年前的此刻,在经历了插队、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毕业做了一年中学教师后,我走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那一年的开学,也如今天一般青春洋溢、清风扑面。但我想,我实际上不能完全体会你们此刻的心情。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你们在新的时代、站在新的平台上,已经有了新的思维、新的目标。

我相信,此时此刻,你的目标是具体而坚实的,必须拿到学位、顺利毕业、找到好工作,给自己的人生以新的起点。那带着你的亲人的期许和你的愿望。我更相信,你的目标又是高远的,那个目标一定蕴涵着你想怎么样为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做些什么。这是因为,你们是在新的历史节点上开始你们新的学习生涯。你们负有这样的责任。

与我成为研究生时相比,今天的中国已不再简单地类同于当年的中国,而是一个让世界可以真切触摸到的大国。今天是习近平总书记两个月来第四次出访。随着中国领导人出访的脚步,中国越来越清晰地在世界舞台上显示着一个大国的影响。从经济角度观察,也许人们更愿意简单地从两个4万亿来描述经济角度的中国。中国的贸易总量2013年首破4万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总额2014年第二季度突破4万亿美元关口,近五年内翻了一番。但换个眼光梳理,就会清晰地看到中国在诸多领域正在展开新的合作、产生更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将于今年十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这个世界也不再简单类同于当年的世界,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在一系列力量推动下,世界格局正在重塑。20年前,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1995年初中国接入全球互联网只有三条线路,各64K带宽。这也许还不如在座一位同学手机能享有的带宽。今天,已经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源于中国人的智慧与创造,中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对世界产生了重要影响。21世纪初,中国加入WTO。借助货物贸易便利化,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迅速发展。但应当看到,国际经贸正在经历“规则重塑”。从关贸总协定的货物贸易便利化、到WTO货物贸易便利化加服务贸易便利化,今天,一系列多边、双边谈判正在推动走向以投资便利化为目标进行国际经贸“规则重塑”。对贸易规则调整的主导权之争,既是今后国际政治焦点,也必然伴随中国崛起全过程。所谓“规则重塑”,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就是两个T,即国际社会关注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TTIP)。

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的研究生学习,必然不同于30年前,必须心中有大格局、大目标,而且要有方法论引导,而不是简单地按照某种书单读书、听课,更不是随意翻阅。

在我看来,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应当是思考性学习、研究性学习、体系性学习。开始研究生学习,至少有三个准备是必要的,即问题准备、方法准备、体系准备。

第一是问题准备。这是思考性学习的基础或全部。备考已经成为过去。研究生不仅是学习者,更应当是思考者。最好的学习和思考是从问题开始,一个好的学习者,心中应当有问题单子,这个单子可能是专注学科、兼及其他,或许是关注现实中某个问题。没有问题的牵引,学习往往是盲目的。设问的水平,就是思考的水平。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潜力、实力。

第二是方法准备。这是研究性学习的核心。好学生,当然是有方法的学习者。但这不是一般的学习方法,而是一个人的方法论素养。在我看来,所谓学习,能力的学习比知识的学习更重要。这里的能力,首先就是方法论素养。

第三是体系准备。这是体系性学习的基本要求。硕士和博士的硕与博,不是一般性地比人多,而是掌握得更有体系。投身一个学科,必须把握其由来、核心、边界、走向。了解了体系,就能感知结构与核心问题,就有了一定格局。这才能谈到站在前人肩膀上开展研究。

这样的学习,实际上是终生的。我心底更把“学者”这个词理解为“学着”,是“一直在学的人”。哲人语云:我思故我在。确实,思想着,是人的生命还在存续的标志。而“学着”,则应是人的基本生存方式。因此,对我,生命的延续过程就是“学着”的过程。思考性学习、研究性学习、体系性学习必然伴随终生。这样的学习,是需要耗费心智与精力的。但只有深入进去,才知思考之乐,才知道思想者的存在价值。

这样的学习,是需要投入更多时间的。一个人最大的资本,就是时间。如果活到八十岁,不过29200多天,还不到三万天。时间支付了,就永不再来。因此,也许可以说,青春可以挥霍,时间不可虚度。请用好你的时间资本。

三年后,你们将挥别这个学校,走上社会。我希望你们要做有思想的实践者、有见识的担当者。一个文明的社会,可以容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更需要有思想、有见识、有担当的建设者。做人有底线、做事有担当,也许这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最基本标准。

今天早晨4点多,我88岁的老母亲,在微信里的“陆家族人”群中发了这样的话:“底线是无形地存在于两个地方。一个在社会中,一个在每个人的心里。如果人们都降低自己的底线,社会的底线一定会下降。社会失去共同遵守的底线,世道人伦一定败坏;如果人人守住底线,社会便拥有一条美丽的水准线文明。”

我的母亲,在以这样的方式,提醒家人如何做人。

我在微信里问她,是你写的吗?她又发了一段:“底线就像江河的水线,水有一定的高度船好行驶,人好游泳。如果有一天降到底儿,大家就一起陷在泥里。我们连自己是脏、是净、是谁也不知道了”。最后注明,是“摘自冯骥才文”。

在这里,我把我母亲的这两条微信与大家分享,也与大家共勉。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