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系统

法大校历

  • 2019/06/18 星期二

厚德明法,格物致公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是一所以法学为特色和优势、兼有文学、史学、哲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多学科门类的研究生院。

研院地处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中心区,北临久负盛名的“燕京八大景”之一——“蓟门烟树”,东沿元大都土城遗址公园小月河、野松林。水波荡漾,松涛起伏,底蕴深厚,人文荟萃。

2019/06/18 星期二 中国政法大学

首届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代表张秀华教授在研究生教育工作会议上的发言

2018-12-26 15:14

编者按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教育工作会议于2018年12月20日举行。会上宣读了《关于公布中国政法大学首届 “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评选结果的决定 》,对优秀导师代表进行了表彰。在优秀导师经验交流环节,首届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代表张秀华教授做了精彩的发言。经张秀华教授本人同意,现将其发言全文予以公布,以飨广大师生。


从我始终关注的“两个问题”说起

——在研究生培养上的点滴体会

张秀华

(中国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这些年我常常思考“两个问题”:

一个是究竟让学生做些什么” 另一个是到底儿“我又能为学生做些什么?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的答案是:必须让学生具有以下六种意识”。

一是“角色意识”。研究生与本科生不同,所谓研究生关键在于“研究”,也可以解读为“研究型学生”。因此,研究生在角色定位上严格说来不再只是“学生”,还是“学者”。每年新生一入学,我就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是“学者”,让其建立起“学者”的角色意识,并重新审视和处理“学习”“研究”的关系,学习是为了研究,而研究才是更好的学习。

二是“观念生产的责任意识”。人文社会科学的学者与自然科学、理工科的学者肩负的使命不同,前者是操作概念、生产观念的,后者则操作数字、符号,操作技术,生产物。这就必须要使从事人文社会科学学习和研究的研究生同学明白,其社会责任和主要任务就是构建和生产观念,提供Ideas的。所以,必须尽快建立起“观念生产责任”的意识。只有如此,才能把心灵之眼的目光聚焦在观念对象上,避免做无用功。

三是“学科意识”。人文社会科学生产观念的关键在于,我们总是从特定的理论视角,用心灵之眼来观看某一研究对象,而理论视角根本说来它受学科给予的理论资源所限。就是说,所学学科及其相关理论资源它必然构成学术研究视角的限度,一般表现为特定的研究范式。只有具备明确的“学科意识”,才能知晓建立本学科良好知识结构的必要,才能使自己的研究具有可理解性与正当的合法性,也才能促进跨学科的研究。

四是“问题意识”。有了学科意识,关注学科及所研究领域面临的理论困境、聚焦学术前沿问题,才能形成真正问题的“问题意识”。这种“问题意识”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一个研究生独立从事学术研究必须具备的一种能力,是进行学位论文选题与写作必要的前提。

五是“方法论自觉的意识”。大家都熟知并且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会有什么样的方法论。实际上,有什么样的方法论,才会有什么样的世界观。二者是互动互释的。可以说,方法论是一个学者、研究者进行学术研究、操作概念、生产观念不能缺少的理论准备。这也是为什么要开设方法论课程的原因所在。在研究生论文开题或项目论证中都有一个必填项就是研究方法,这就是考察研究者是否有良好的方法论训练并做到了“方法论自觉”。

六是“创新意识”。创新尽管艰难,但一个合格的研究生就必须具备努力创新的意识。创新不一定是“创有”,而关键是“创优”。在研究生培养上得格外注重其“创新意识”的养成,并让他们知道可能的创新空间与创新路径,比如,是“接着说”、“逆着说”,还是独辟蹊径、用新方法、新资料等。

有了对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对于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就变得容易了,那就是作为硕士与博士研究生导师,我所有的工作和努力就是要让学生建立起以上“六种意识”,使其切实具有从事学术研究的治思与创造性地完成论文写作的能力。为此,着重抓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课程供给”上,通过不断优化研究生培养方案,既提供学科所必须的核心课程、基础课程,又提供前沿研究的创新课程,并且整合学科群的师资力量进行讲授,努力打造精品课程。实际上一些研究生的创新实践项目和硕士、博士论文题目都来自这些课程。

“思想供给”上,选择了三大路径,一是各类研究生课程;二是举办新视野系列讲座、论坛等;三是开展读经典的读书会(多年来,我亲自主持的读书会涉及中、西、马,选择思想史上那些最经典的文本进行研读)。从而,为学生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方法供给”上,除开设方法论课程外,在每门课程的授课中,都关注思想生产与方法的关系问题,并举出具体事例以便于学生理解。同时,还为学生讲解如何治学、如何写读书报、如何写学术论文、如何写学位论文等。

“学术视野供给”上,积极推动国际化办学,自己带头走出去,到欧美参加国际会议,并在会上做学术报告。同时,还将一些名校的知名学者请进来。鼓励研究生同学到国外开会、联合培养或攻读博士学位,努力拓展学生的学术视野。

近几年来,我的学生有2人获得国家奖学金,有2人获得校级优秀学位论文;有2人到美国高校联合培养;有1人到英国攻读博士学位,有多人合作在SSCI期刊发表权威文章,有多名学生毕业后已经成为高校的教师。我本人也很荣幸地被评为中国政法大学首届研究生心目中的优秀导师、被聘为中国政法大学钱端升讲座教授、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特级教授。

我一直认为,教育是一盏灯照亮另一盏灯的复杂精神生活过程,师生之间也需要主体间良性互动、互释与互镜,好老师是因为有好学生。以上,仅是本人培养研究生的点滴体会,谈不上经验。欢迎批评指正!